例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例言

一、是书自宋迄今,巨族大家抄写成帙,秘之已久。或前后失次,或散轶不全,愚不揣固陋,留心汇正,历数寒暑,方成全集。至间有欠雅驯处,字字坦然明白,故不敢妄为删易。

二、是书理透法巧,言简意赅。其他书有相为表里者,如赖之催官、陈之拨砂、吴之夹竹梅花、叶之理气三诀、张陈之四弹子是也。但诸家坊刻传书不传诀,或且读其书而不能用其书。兹集条分缕析,妙谛俱现,能使阅者了然,易于学习 。

三、地理之书,言峦头者或遗理气,言理气者又遗峦头,彼此偏胜,多无应验;至于立向之法,更未有详言及者。是编将龙、穴、砂、水并向五字互相发明,言峦头即兼讲理气,言理气即带讲峦头,体用赅备,洵为全璧。

四、是书引用古经,在他书或因奥语难明,致有妄加批注,强为牵合者,兹集证佐详明,见解独出,于古经意义无不透彻。学者切勿以引用处多一习一 见语,视为寻常坊本。愚盖逐字逐句细心体认,每于峦头合理气处,尤多闻所未闻,读此真可力破疑。

五、是书已经考验。凡富贵名墓,高山平洋,无不符合。况长老手作甚多,阴阳二宅经彼建造,至今不替。学者试观其峦头作法,再审其理气应用,方知此书神效。

六、是书先熟看峦头,然后细玩理气。盖阴阳五行微妙难言,峦头即理气之著也。若舍峦头而重理气,开卷了然,登山茫然,便是屋里先生。惟深知峦头,又能明理气,知所先后,而技乃至于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