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死斗(10)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10裸猿
  ——在茫茫风雪之中。
  几架搜索机从头上掠过。
  这是喷气式飞机,在云层上响起了金属声,正在用红外线拍摄。五、六架民间小型飞机,还有十几架不知是警察还是军队的飞机,向支尾根附近飞去。
  原田贴在树干上,搜查大张旗鼓地开始了,从山庄附近至支尾根,在进行全面搜索,简直如同地毯轰炸似的。可是,在靠近山庄的附近,却没有这样严密。
  两架小型机失踪,谁也不会认为是在起飞地附近坠落的,就算一架坠落,另一架也应该还在。
  要是两架都坠落,那只能是航线错了。飞机驶向了高山地带,倾刻间被恶气流吞噬。驾轻就熟的驾驶员向这样的恶气流飞去,那问题就另当别论了。所以,搜索向着芒特麦金利山的方向。
  山庄一侧的机影很快就消失了。
  这种搜查若再持续六、七个小对就会结束,因为黑夜来临了。今天和明天都会四处搜索,只要那个台地上的残骸没被发现……
  一架飞机也没向多牡杜金利山的北壁飞去,因为飞机起飞后不会立即向那个方向飞去。姑且是向那个方向飞去,但只要搜索机不相当靠近北棱,是不会发现那个台地的。
  原田向山庄走去。
  着陆后,已近两个小时了。
  降落伞由于上升气流的缘故,着陆点距山庄更近了两公里。这也是命中注定的。一定能救出野麦凉子,原田对此深信不疑。山庄剩下的那架直升飞机肯定外出搜索去了。贝克说,山庄有四个男子。乘直升飞机,走了两人,应该还剩下两人,只要有机会,是容易杀掉的。现在,哪怕是中央情报局的成员,原田电没有放在眼里。
  难题在于,救出野麦凉这后向何处逃亡。
  到达山庄,还不到午后四点。跑道上的直升飞机不在了。
  原田没有放松警惕,但与最初相比,靠近山庄的时候就没有更多的踟躇不前。他悄悄地靠近房子旁边,注意观察。里面传出了收音机的声音。虽然等待了近三十分钟,可仍不见一人走出户外。
  原田检查了装弹情况,决心进去。再磨磨蹭蹭,直升飞机就回来了;并且,警察也可能会来调查。在山庄以及附近,都仔细侦察过,没有监视装置。原田认为,中央情报局可能过份自信了吧。他们认为,原田就是来到这里,那也其能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事实也是如此,决不能认为贝克他们对原田的估价过低,只不过是原田幸运而己。但倘若说走投无路的人还有什么好运的话,那么这也全靠他自己的努力。
  原田站在门前。
  把来福枪放在外面。
  门里面锁着的。
  原田敲门了。
  “谁?”
  远远的一个男子的粗嗓音。
  “特别警察樱井,开门!”
  不知道这能不能管用。
  片刻,脚步声临近,门锁打开了。原田作好了射击的姿势。对方如果有准备,立即开枪。
  门开了。
  站着的是一个长满络腮胡的男子,原田用手枪抵住男子的胸前,男子默默地举起了手。原田用枪命令他出去,同时取下了男子腰间的手枪。
  “还有一人,在什么地方?”
  原田杀气腾腾地问。
  “房间里。”
  那男子声音嘶哑。
  “带路。要是出声,就杀死你!贝克已被杀了。”
  “不要开枪,我把那个女人还给你。”
  男子哀求道。
  “好,走吧。”
  男子在前面带路,原田跟在后面,保持一定间隔。先到的地方是活动室兼食堂,有四张桌子,里面有阶梯。男子又静悄俏地上去。一上去就是走廊,有几个房的门并排着,男子用手指着其中的一间。
  没上锁。

  男子开了门。
  床上有一彪形大汉。赤身裸体,正在把一个女子按在下面。那个大汉慢慢地回过头,面部僵冷,他向桌上晃了一眼,手枪放在那儿的。
  “下来。”
  原田用枪瞄准大汉,带路的男子靠在旁边。大汉象是挨了冻。身体的下面按着野麦凉子,她那被掰开的裸腿显得可怜。
  大汉点点头,身体离开了野麦凉子,原田看见在离开的过程中,那男子的手若无其事地伸向了枕头下面。
  野麦凉子抬起上身,用呆滞的目光望着原田。
  原田抠动了枪机。彪形大汉的脊背中了枪弹。“砰”地一声,微微地抽动了一下,咚地倒在窗前,手中还握着微型手枪。这时候,络腮胡男子抓起了桌上的手枪。原田没惊慌,用枪又击中了那男子的胸膛。他倒在了墙壁边。
  从凯瑟琳那里得到的口径45毫米的手枪,具有很大的威力。
  原田的声音非常嘶哑,声带干涸。
  “好,义之……”
  野麦凉子赤裸地站着。
  “赶快离开这儿!”
  “我——我,已经……”
  野麦凉这声音高亢地叫到。
  “不要说了。”
  原田走过去,给了凉子一记耳光,凉子倒在床上。
  “快点儿!”
  “是。”
  凉子从床上跳起来,长长的头发在空中摇曳,非常美丽。她抓住粗布裤。这姿势,宛如一头年轻的野兽在跳跃,Rx房在颤动,臀部在颤动。在原田的脑子里,刹那间闪过一种欲望。
  野麦凉子穿好衣服下了台阶。在活动厅的壁橱里,放有雪橇、散弹枪、粮食和背囊等等。两人将必要的东西装入了背囊,出了山庄。
  “往哪儿逃呢?”
  凉子拉着原田的手。
  “沿着图克拉克河往下去,一进入了原始森林,就不用担心被发现了。”
  原田回答着,一面踏出房门。
  凯瑟琳说过,在芒特麦金利等着。可是,去那个方向等于自杀,就算能顺利到达那里,但是很明显会给凯瑟琳添麻烦。
  中央情报局就算是为了保全面子,也要尽全力在整个阿拉斯加进行追捕,一旦知道凯瑟琳在与原田联络,肯定会杀掉她。
  而且,理查森空军基地、韦恩赖特陆军基地也会出动追捕搜索队,不会不出动的,因为日本的重要人物被杀了。总统也会出示暗杀密令。不会再进行逮捕、判决之类的程序了。
  “可是,义之,你是怎么到的这儿?”
  脚上穿着滑雪板,不能迅速前进。不过,越往低地走,雪就渐渐少了。下了山,雪可能就没了。
  一边走,原田一边简要地说明了一切。
  “中冈干事长也杀了吗?”
  凉子收住脚询问。
  “是的。”
  “那么,究竟往哪儿逃呢?现在,军队已经追来了……”
  “不用担心。去尼纳纳河,去原始森林,去育空河。育空河全长三千六百多公里,即使是从与尼纳纳河的汇合处至入海口这一段也有一千五百公里左右,是条巨大的河流。入海口在白令海,这是一条不归的河。据说在途中只有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的部落。育空河的河面虽然宽阔,可是较浅,水流也较缓,能乘坐筏子下去。当然,能到达什么地方就不清楚了,即使能够到达白令海,而以后的情况如何,也无法预测。但是,我们必须前进。到了育空河流域,就是军队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无论如何,也要下这一千五百公里的大河。”

  倘若运气不好,就会被育空河吞噬或被严寒的阿拉斯加原野埋没。倘若运气好,越过了阿拉斯加原野,那么在前面的白令海,又是什么在等待着呢?
  “我想再问一句。”
  凉子望着原田。
  “问什么?”
  一边走,原田一边看着凉子。凉子那苍白的面孔,凄凉眺望着周围的雪景,流露出一切都无依无靠的感觉;那失神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充满了无限的忧虑。
  “我变成了那些男人的奴隶,知道早晚要被杀,仅仅是在苟延残喘,过着奴隶的生活……”
  “这些话,不要再说了。”
  “不,要说!我被几个男人任意地强xx,无论是在白昼还是在黑夜,几十次地干。可是,我欲死不成。你可能会来救我—一这是我唯一的一线希望,后来也死心了。因为你不可能向美国中央情报局讨还血债,最后,只有唯命是从了。我的身体已被那些男人的精液腐蚀了。这次把我救出来,你准备怎么?”
  “准备怎么办?……”
  原田边走边回答。
  “准备怎么办?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被带到了阿拉斯加,就来了。我要杀死中冈,杀死贝克——一个人杀死许多人,反正是一死。到今天这步天地,没认真考虑过。所以,什么地方好呢?……你是个医生,怎么能认为被男人数十次地强xx,身体就被精液腐蚀了呢?要是这样,那所有人的妻子,不是都被腐蚀了吗?”
  “嗯。”凉子高声地点头回答。“我想问的是……”
  “不要再说了。我们必须一边过自给自足,捕鱼狩猎的原始人生活,一边沿着漫长的育空河下去。要是情况好,到达了白令海,那可能也是今后一、两年的事了。总之要穿过太阳永不沉没的、没有道路的阿拉斯加。也许,我们会在育空河流域象爱斯基摩人那样住下来,因为今后是暴风雨的季节了。等到了那几乎无人踏至的神秘境地——育生河的时候,慢说那些男人的事,就是所有的事情几乎都忘却了。”
  “谢谢您!”
  凉子凭依着身材魁伟的原田。
  “多么令人赞叹的景色啊……”
  原田突然又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他苦笑了。穿着防寒登山夹克、防寒靴,背着背囊,两人手中提着来福枪,携带着两支手枪。在背囊中装满了从活动间里拿来的粮食、弹药、绳子、小刀和其它各物品。这一切都从山庄里夺来的。
  在能望见的低地上,雪没有了。辽阔的阿拉斯加荒野,无限地向远方延伸。
  “那么,何处是归宿呢?”
  “那儿。”
  野麦凉子深沉的悲愁,摇动原田悲苦的内心。他激动地将凉子抱在怀里,凉子颤抖着身子呻吟,她解开原田的猎装,把自己的头、胸埋了进去,摩挲着。凉这凉嗖嗖的鼻子呼出的气息,痒痒地拂过原田的肌肤,他的欲望被激发了。
  那不是一般的性欲,那是混和着性欲的复仇火焰,原田如狼一般嚎叫,苍凉的吼声,与冰雪狂风交织着,消失在茫茫荒原。
  原田恶狠狠地剥光野麦凉子的衣衫,双乳、太腿全都裸露出来了。原田狞笑着解下了皮带。
  一下、两下、三下,野麦凉子冰雪般白晰的肌肤上,绽开一条条血印。
  渐渐地,野麦凉子的野性亦被激发了,她痛苦地呻吟着,扑身上前,对准原田又撕又打。
  岛中、中冈的变态性狂模样又复活在原田的脑际,他幻想的神经质大脑中出现了亢奋的因子,他剥光了自己衣服……
  两只裸猿,两条疯狂的野兽,在北极旷原风雪下扑打、撕扯、交配……
  他们完全发疯了,被恶罪的人类社会肆意凌辱的二人,多么希望重返自然的怀抱。远远地离开繁华都市,如动物般纯真的生活,也许就是二人潜意识里流出来的心愿吧!
  当峰岸和凯瑟琳赶到时,只见到两具已完全冻僵的尸体,一丝不挂的紧搂在一起。
  圣洁的雪光映衬着原田被社会罪恶浸黑了的嘴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恶女

    最新章节:35. 悲歌
    检察官雾岛三郎在宫城监狱执行死囚的监斩任务时,听到了犯人小山荣太郎被执行死刑时的喊冤叫声;于此同时,在狱中服刑的日本暴力集团小头目荒井健司意外发现喊冤者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深感震惊,发誓要严惩这伙暴徒……荒井健司在出狱后,并没有陷入情欲的爱海中,复仇的烈焰灼烧着他那钢铁般的意志,单枪匹马地展开了顽强的调查,谁料想,他三次身陷被诬陷杀人的残酷现实中……雾岛三郎运用着高超的法律调查手段,透过黑社会纹身这一特有现象,展开层层推理,将杀人魔鬼的真实面目逐一揭开……

    网络01-01 完结

  • 喋血香岛

    最新章节:第五章 同仇敌忾(4-5)
    “孤北丸号”渔船,聚集了一批日本浪人。他们各自怀有不可告人的过去,寂寞的海上生涯,使他们心理极其变态。坚野专门勾搭人妻,船一靠岸,便到处沾花惹草,常常深夜满身血痕地逃回大海……堀士郎一见到女人的雪白肉体,便激动得口吐白沫,昏晕过去,以致笑话百出……一天,这群单身男子中间,忽然降临一位臀肥胸丰的金发女郎,犹如干柴烈火,欲火中烧的水手们被想入非非的念头折磨得死去活来。于是,演绎了一幕几乎血肉相残的闹剧……船长包木虽然阻止了悲剧出现,但是火种难灭,燃烧的危机始终潜伏着……金发女郎为了报答渔船相救之恩,在险遭军舰

    网络01-01 完结

  • 恐怖黑唇

    最新章节:第六章 死斗(10)
    一个漆黑的夜晚,外号“恐怖黑唇”的职业杀手忽然出现在原田医生家的住所,当着原田父亲之面,强奸了原田的妹妹,掳走了原田的未婚妻,并一气杀死与原田父亲有着特殊关系的三个老人……从此,一向安份守己、正直善良的原田医生便独自走上复仇的道路。复仇过程中,一连串触目惊心的兽行和令人发指的隐秘接踵而至——道貌岸然的岛中教授,竟是一位性变态的被施虐狂,只有在女人的凌辱下,才能达到兴奋;掌握着日本国大权的中冈干事长也是一位性变态狂,与岛中相反,他亢奋的顶峰是把女人的双腿呈一字形绑在木棒上,肆意鞭打、刺击;“布兰克黑唇”的性

    网络01-01 完结

  • 凌虐

    最新章节:第四章(6)
    暴徒安和秋是两个性虐待狂,他们每抢劫一家,总是把全家人赶到一起,并当着家人的面残忍地扒光女人的衣服进行惨无人道的轮奸。然后逼迫被害者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家人乱伦。素有“疾风德造”之称的暴徒头目再也无法忍受同伙安和秋的暴行,携巨款背叛同伙逃进深山。德造在山中错将一只日本狼崽当成纪州犬养大,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然而这只狼袭击了源藏的妹妹,源藏为了替妹报仇入深山捕狼。在山洞中源藏遇到少妇朱美,就把对狼的仇恨以性变态的形式发泄在朱美身上。于是,空旷阴暗的山洞成为野蛮与邪恶的角斗场。凌虐使朱美心理发生了急邃的变化,最后

    网络01-01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