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6)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6
  四月二十三日。
  三日森山的南面一片喧腾,一群人为猎鹿来到这里。
  为首的是石打贯之,田边市的一个富商。石打家自江户中期以来一直做木材生意,在纪州可说是妇孺皆知。而且,石打还是贵族院议员。
  那天他雇了五名当地猎人作前导。随行的还有市会议员、县厅职员、市政人员多人。加上哄赶的人,闹闹嚷嚷的总有四十多个人。
  带来的五条猎犬全是清一色的纪州犬。他们打算把山团团围定,把山里的鹿全赶出来。
  中午,哄赶的人一齐跑到山梁上。这里是鹿安歇的地方。和田川从山麓流过,他们的计划是把鹿赶到河里去。鹿被追赶的时候,全速奔跑,体温骤然上升。腿一发热,便无法快跑。为了降温,可以肯定地说,它们往河里跳。
  人们称之为“鹿跳河”。它们之所以跳河,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消除嗅线。
  石打贯之他们守在河边,静待猎物入彀。
  可左等右等,也不见有鹿的影子。石打等得很不耐烦。一直到下午将晚的时候,哄赶的人才回来告诉他出了变故。
  派去哄赶的人在去山脊途中,看到几头鹿从对面山粱上跑了过去。鹿跑得非常快,后面紧追着一条纪州犬。鹿的身影时隐时现,正全速向前奔跑。
  这群鹿没有朝和田川方向,而是直奔南边的四迁山而去。狗很巧妙地把它们往那个方向赶。
  哄赶的人把猎犬放了出去。这次出猎没什么指望了,很显然已经有人占了先。他们放出狗只是闲玩玩,根本没当回事。山上幸许还有鹿。
  没料想,五条猎犬一放出去,便径直顺着山粱朝南追去。它们闻到了鹿的气味。哄赶的人使劲吹哨子想把它们召回来,可根本无济于事。
  没办法,大家只好坐下来,等狗回来。
  三十分钟之后,有两条狗跑了回来,另外三条仍没见影。又等了一个小时,哄赶的人有些不耐烦,便牵着两头狗作向导,前去查看。狗把它们带到从四过岭东流的一条溪流附近,便再也不肯往前走了。看样子象是受了惊吓。大家开始分头搜索前进。
  在溪流旁边,一头牡鹿被咬死在地上。离此不远,三条狗的尸骸狼藉不堪。三条狗被什么东西撕裂了身体,倒毙于地。
  鹿只被吃掉了内脏。
  此事必是狼干的。曾有传言说狼和狗搭伙捕猎。看来,那狗就是刚才的纪州犬了。狗把鹿赶到河边,狼以逸待劳,突然出击。狼和狗把猎物扑翻在地,正在美餐的时候,五条纪州犬闯了进来。
  厮杀的激烈程度,只消看看那三头倒在血泊之中的狗的尸骸,便不难想象了。
  石打听完说明,脸色铁青。五条猎犬全是石打亲手养的。
  “不宰了这条狼,我决不罢休!”
  石打脸色煞白,咬牙切齿地说。
  在纪州,石打说一不二,没有他办不到的事。他刚满五十岁,身材矮小。但就是这个小矮子,拥有大片的山林,广多的土地,二十来个会社。仅小妾就多达八人,这是力量的象征。
  源藏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这件事就发生在源藏开始练习吹草笛的当天。
  狼和狗到岩洞来过两天之后,源藏离开大塔山转到野竹法师山。在那里,他遇上了十几个带着纪州犬的猎人,问他有没有发现狼的足迹。源藏这才得知了事件的经过情形。石打回去以后,雇了近五十名猎手搜索狼的行踪。他吩咐猎人们,一经发现,就团团围住,一一击毙。
  源藏听完,一声没吱便转身离开了。
  一股寒气袭上他的心头。石打凭藉财力企图致狼于死地。他每天派五十个猎手带狗进山搜索,照此下去,狼可就没几天活头了。从大塔山到狼屺山是狼和狗的狩猎场。这是一个相当宽阔的地带。但要逃过五十个猎人和狗的眼睛,则又是显得太狭小了。猎人还好对付,若被狗发现了蛛丝马迹,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源藏心急火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样下去,狼必死无疑。自己千辛万苦,一路追迹到这里。这个阔姥凭一时冲动便可致狼于死地。源藏势必会因此隐入十分隐密的境地。他会迷失了自己。几个月来,日夜追踪,餐风露宿,这一切都将毁于一旦,徒劳无功。妹妹死了,赤姬号和泷号也命丧狼口,他如今已是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源藏不禁怨恨起石打来。自己追杀狼情有可原。石打却雇来这么多猎手去剿杀狼。用什么办法才能防止石打的行动呢?他思来想去,怎么也找不到一个万全之策。石打是贵族院议员,由于上交的利税多,狩猎方面也享受特殊待遇。处于最下层的源藏对此望尘莫及,要阻止他根本不可能。
  源藏苦思无计。
  ——看来只有鸣枪儆戒了。
  他抬头望望烟雨迷朦的森林。
  源藏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他一直随身携带着制造子弹的工具,火药和发火金也很充足,估计做四五百发子弹还是不成问题的。他可以用这些子弹在山谷里和峰顶上到处乱放一通。狼和狗惧不惧枪声,源藏不敢肯定,也许它们还不知道枪的厉害。不过,凭本能它们会感到危险在逼近,在自己的领地里到处是枪声,它们说不定会放弃它,转而寻求一个更为安全的落脚点。
  源藏把枪从肩上摘下来,对着黑压压的森林扣动了扳机。他不停地把夹在左手指间的子弹装进枪膛,对着周围的森林开火。一连串枪声撕裂了雨幕,在林间回荡。
  从此,源藏开始到处奔波,拚命放枪。
  他急匆匆地从野竹法师山向北而去。他花了四天时间,足迹遍及椿尾山、四过山、三日森山、狼屺山。除了吃饭以外,他从未停下脚步。即便如此,狼说不定也已经撞进了包围网。他马不停蹄,穿峡谷,越山腰,过山梁,忙得不亦乐乎。
  他怒气冲冲,东奔西走,腿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但是,渐渐地,他的脸上愈来愈显明地出现了绝望感,或者可以说是无力感。枪声被森林吸走,显得苍白、单调,根本就传不了多远。他在想,自己这样何苦来呢?这样做又有什么用?无力感与恐惧感与日俱增,紧紧地攫住了他的心。
  从狼屺山折返,第三天,源藏又回到了大塔山的南面,来回共花了七天时间。火药消耗殆尽,弹带里的子弹也所剩无几。
  这是个难得的晴天。
  源藏找块石头坐下来。他眺望着四周的景色,呆呆地出了神。这些天,他玩命地到处跑,现在看来似乎是白忙乎了。别说是狼,就连一根狼毛也没有见着。连那些剿狼的猎手,自打上次路遇之后,也再没见着。
  他有一种类似于演独角戏的感觉。由于某种原因,自己被卷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梦境。
  仔细审视一下,源藏发现自己早已不能读懂大地上的文字。他与自然已发生了隔膜,连接自然和他的那根纽带已经崩断,原来那种敏锐的感觉,如今已丧失殆尽。一颗心也好象悬浮在空中一样老也沉静不下来。
  怎么会这样的,源藏也如堕雾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追踪者的身份发生了逆转。他发疯般地在多雨林里狂奔,迷失了追踪的目标。
  ——我这是怎么了?
  他呆呆地自问。
  背后好象有什么动静。

  源藏懒懒地回过头来。
  “你——”
  他惊异地张大了嘴巴,原来是德造。
  “你还活着。”
  “是啊,我还活着。”
  德造点点头,挨着源藏在石头上坐下。
  “既然活着,放出狗来是什么意思?”
  源藏声色俱厉。
  “是它自己跟戈罗走的。”
  德造苦笑着答道。
  “它自己逃掉的?”
  源藏愣了一下,看看德造。
  “这伤呢?”
  德造的右手腕吊在脖子上。
  “遇到山洪暴发受的伤。”
  德造把事情经过简单讲了一下。
  山洪推着旅馆向前跑了好几十米远,冲入了安川。一瞬间土崩瓦懈,泥石流和洪水一拥而入。此后的一切德造就不知道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被冲到了河岸上。这里离安庄约有一里远,位居下游。他遍体磷伤。但除了手臂骨折以外,全身竟奇迹般地没受大伤。此事发生在十二天以前。
  “这么说,志乃夫已经死了?”
  “不知道。”德造摇摇头。“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他会到蓬莱寺找我的。”
  “你想束手就擒?”
  “不。”德造微微地笑了笑,“通过决斗决出胜负。”
  “你真是不要命了。”
  “我不见得就一定输。”
  “是这样……”
  源藏不再言语。德造表情过分安详。以前的那种精悍和决断已踪影不见。脸上那种神秘莫测的东西已然消失。德造变了,源藏在想。
  “哎,你……”德造问道,“你那样发疯一样的放空枪,什么意思呢?”
  “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四迁山看到了。当时你正边放空枪边往北边去。来到大塔山以后,又听你放着空枪回来了。”
  “可是,狼呢?”
  源藏的愁眉舒展开了。只要德造还活着,就可以吹草笛把狼唤回来。
  “戈罗和希罗都不知去向。”
  德造摇头答道。为了治伤,德造去了镇上。在那里,他听到了关于石打的传闻。他等不及伤好,便买了些必需品进了山。听说石打的狗是在四迁山被狼咬死的,德造便从狼屺山开始了搜索。在四迁山,他看到了源藏。从野竹法师到大塔山,德造边吹草笛边走,但是始终未见回音。
  德造断定戈罗和希罗已经离开此地。草笛的声音可以传到很远的地方,它们如在附近的什么地方,肯定会听到。这笛声它们太熟悉了。它们会拚命跑来的。
  石打雇来的猎人分成几伙挨山搜索。狼和狗凭本能嗅出了危险,它们肯定已经转移了,德造暗自想道。
  “原来如此……”
  源藏想这极有可能。也许自己放的空枪,也使狼和狗戒备了起来。
  他向德造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当然,吹草笛诱狼一事,他瞒住没说。
  “戈罗又被你救了一命。”
  德造低声谢道。
  源藏没吱声,德造也沉默了下来。
  “喂。”
  稍顿了顿,德造打破了沉默,他的声音很低沉。
  “你,改没改变杀狼的决心?”
  “没有。”
  “可你并不想杀它。”
  “不想杀也要杀。”
  源藏态度很生硬。
  “喔……”
  德造住了口。一种悲凉的感觉在咬啮着他的心。源藏执拗的态度令他胆寒,一股凄怆的风从他的心中刮过。
  源藏这种固执己见,不可理喻的性格,正是他孤独的体现。
  突然,德造想到了志乃夫。志乃夫和源藏何其相似。
  “源藏。”
  不知该说不该说。犹豫了半天,德造还是开了口。
  “不知你留意没有,我的那只纪州犬是只母狗。”
  “是母狗又怎么样?”
  源藏爱搭不理的。
  “如果它怀上了狼崽,你怎么办?”
  “怀上狼崽?……”
  源藏莫名其妙地看看德造。
  “当我听说戈罗和希罗在南纪搭伴捕猎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从小黑山救出戈罗的时候,希罗正处在发情期……”
  “希罗之离我而去,也为的这个。考虑到这一点,我……”
  “但是,狼和狗能生仔吗?”
  源藏喉咙直发干。
  “可以。它们是同一个祖先。”
  德造缓缓点了点头。在去南纪之前,他找龙海问过这种可能是否存在。据龙海说,外国已有好几例。
  “那么,纪州犬和狼生下的……”
  源藏嘟哝了一句。
  “希罗恐怕已经怀孕了,我想。”
  德造说着站起身来。
  “你去哪儿?”
  源藏冲着德造的后背怒声问道。
  “我这就回蓬莱寺等志乃夫。”
  “喂,那狼和狗怎么办?你这个老糊涂!”
  “我也许老糊涂了。不过,戈罗和希罗不在这里,凭我的感觉,我敢肯定。要在这里,就拜托你了。”
  丢下这句话,德造拔腿就走。
  源藏脸色铁青,目送德造远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热门

  • 恶女

    最新章节:35. 悲歌
    检察官雾岛三郎在宫城监狱执行死囚的监斩任务时,听到了犯人小山荣太郎被执行死刑时的喊冤叫声;于此同时,在狱中服刑的日本暴力集团小头目荒井健司意外发现喊冤者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深感震惊,发誓要严惩这伙暴徒……荒井健司在出狱后,并没有陷入情欲的爱海中,复仇的烈焰灼烧着他那钢铁般的意志,单枪匹马地展开了顽强的调查,谁料想,他三次身陷被诬陷杀人的残酷现实中……雾岛三郎运用着高超的法律调查手段,透过黑社会纹身这一特有现象,展开层层推理,将杀人魔鬼的真实面目逐一揭开……

    网络01-01 完结

  • 喋血香岛

    最新章节:第五章 同仇敌忾(4-5)
    “孤北丸号”渔船,聚集了一批日本浪人。他们各自怀有不可告人的过去,寂寞的海上生涯,使他们心理极其变态。坚野专门勾搭人妻,船一靠岸,便到处沾花惹草,常常深夜满身血痕地逃回大海……堀士郎一见到女人的雪白肉体,便激动得口吐白沫,昏晕过去,以致笑话百出……一天,这群单身男子中间,忽然降临一位臀肥胸丰的金发女郎,犹如干柴烈火,欲火中烧的水手们被想入非非的念头折磨得死去活来。于是,演绎了一幕几乎血肉相残的闹剧……船长包木虽然阻止了悲剧出现,但是火种难灭,燃烧的危机始终潜伏着……金发女郎为了报答渔船相救之恩,在险遭军舰

    网络01-01 完结

  • 恐怖黑唇

    最新章节:第六章 死斗(10)
    一个漆黑的夜晚,外号“恐怖黑唇”的职业杀手忽然出现在原田医生家的住所,当着原田父亲之面,强奸了原田的妹妹,掳走了原田的未婚妻,并一气杀死与原田父亲有着特殊关系的三个老人……从此,一向安份守己、正直善良的原田医生便独自走上复仇的道路。复仇过程中,一连串触目惊心的兽行和令人发指的隐秘接踵而至——道貌岸然的岛中教授,竟是一位性变态的被施虐狂,只有在女人的凌辱下,才能达到兴奋;掌握着日本国大权的中冈干事长也是一位性变态狂,与岛中相反,他亢奋的顶峰是把女人的双腿呈一字形绑在木棒上,肆意鞭打、刺击;“布兰克黑唇”的性

    网络01-01 完结

  • 凌虐

    最新章节:第四章(6)
    暴徒安和秋是两个性虐待狂,他们每抢劫一家,总是把全家人赶到一起,并当着家人的面残忍地扒光女人的衣服进行惨无人道的轮奸。然后逼迫被害者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家人乱伦。素有“疾风德造”之称的暴徒头目再也无法忍受同伙安和秋的暴行,携巨款背叛同伙逃进深山。德造在山中错将一只日本狼崽当成纪州犬养大,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然而这只狼袭击了源藏的妹妹,源藏为了替妹报仇入深山捕狼。在山洞中源藏遇到少妇朱美,就把对狼的仇恨以性变态的形式发泄在朱美身上。于是,空旷阴暗的山洞成为野蛮与邪恶的角斗场。凌虐使朱美心理发生了急邃的变化,最后

    网络01-01 完结